若问唐朝最花心,最渣的是谁。


想必很多人都会答是元稹。


晚唐的杜牧也经常流连秦楼楚馆,“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幸名”;


李商隐也是多情的诗人,“身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”。


然而却没人说他们渣,那么元稹到底做了何事,竟会被当成唐朝最“渣”的诗人呢?


根据记载,和元稹有牵扯的女子,最出名的应该有四位,分别是崔双文、韦丛、薛涛、刘采春。



崔双文是元稹的初恋,也是《莺莺传》里崔莺莺的原型。


她是元稹的远房表妹,家境殷实,才貌双全,元稹对她也算是一见钟情。


两人你侬我侬地过了一段神仙眷侣般的日子。


可是元稹是个有野心之人,他知道崔双文对他的仕途没有帮助,于是便狠心离开了她。


其实事情若到这里结束,人们也不过是说他负心罢了。


崔双文在元稹走后另嫁他人,而元稹也另娶了高官之女。


然而不知怎么回事,已是有妇之夫的元稹竟又跑回来想跟崔双文再续前缘。


得亏崔双文是个理智的女子,她拒绝了元稹,“还将旧时意,怜取眼前人”。


后来元稹还将和崔双文的这段情事当成谈资,多次在宴会上与人炫耀,甚至还写了一部《莺莺传》。


碰上元稹这样渣的男人,崔双文也是够倒霉的了。



但是结局最惨的并不是她,而是薛涛和刘采春。


她们都是唐朝的四大才女,为了元稹,一个孤独终身,一个投河自尽。


薛涛和元稹的姐弟恋在唐朝的诗坛上也算轰动一时。


当年元稹奉命出使四川,由此结识了比他大11岁的蜀中名妓薛涛。


两人相见恨晚,吟诗作赋,好不逍遥。


薛涛以为遇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知心人,而元稹只当她是生命中的过客。


后来元稹离开四川,是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,而薛涛却一直在浣花溪等着他,直到终老。


至于刘采春更惨,她本是有夫之妇,元稹看上她后,便给了其夫一笔银子,将她买回来。


可元稹天生就是个喜新厌旧之人,刘采春很快便被抛弃了。


等她再次见到元稹时,也不知元稹和她说了什么,没多久她就投河自尽了。



所以说元稹应该算是唐朝最“渣”的诗人了。


然而就是这么花心的渣男却写下了唐朝最深情的悼亡诗,还被奉为爱情名作,至今传唱不衰。


这首诗名为《离思》,全诗如下:

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
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。


这是他在妻子韦丛去世后写的,情真意切,感人肺腑,惊艳了千年。


韦丛是当时太子少保韦少卿的幼女,自小备受宠爱,本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。


可是嫁给元稹后,颇受贫困之苦,缝衣做饭,伺候丈夫孩子,她毫无怨言。


她嫁给元稹七年,生下了六个孩子,据说最后也是因产后出血而亡的。


韦丛去世后,元稹悲痛不已,写下了许多悼亡诗,这首便是其中的代表作。



诗歌开头两句化用典故,隐喻他和韦丛夫妻感情之深厚。


领略过汹涌澎湃的沧浪之水,那么别处的涓涓细流也就不足为顾了;见识过如梦似幻的巫山云雨,那么其他地方的云也就不在眼里了。


这里以沧浪之水的广阔无边来比喻他和妻子的情深似海,以巫山神女来代指貌美如花的妻子。


沧海和巫山是世间至大至美的景象,诗人以此设喻,表现了他对妻子的深情厚意,意在表明除了亡妻之外,任何人都无法入他的眼。


接着的两句以花喻人,进一步表明自己对妻子的专情。


他穿梭于美女如云的花丛中,却都懒得回头盼顾,究其原因,一半是因为修道,一半是因为心里放不下亡妻。


第三句的“懒回顾”写出了他对其他女子的不屑一顾,与前文的沧海巫山两句相互对应。


而最后一句解释了他“懒回顾”的原因,进一步体现了他对妻子的痴情。



全诗言情却不显庸俗,绮丽而不显浮艳,悲伤却不显低沉,将对妻子的一片深情写得唯美又伤感,堪称悼亡诗的精品,境界之高,后人难以企及。


尤其是“沧海巫山”两句,千百年来广为流传。


但是无论这首诗写得多唯美浪漫,也改变不了元稹渣男的本质。


传说韦丛卧病在床时,他和薛涛正打得火热,而他在韦丛死后不久便另娶他人。


虽说古代并没有丈夫为妻子守节之说,但一般都会等一两年再续娶,可元稹不到半年就另娶他人,连他的好友白居易都颇有微词。


一面伤心地写着悼亡诗,一面又不忘另找新欢,看来他对韦丛所谓的深爱也不过尔尔。


不知你认为他对韦丛是真爱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