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言道:


善诗者韵至心声,善酒者情逢知己。


善茶者陶冶情操,善花者品性怡然。


温一壶清苦的茶,吟一首温柔的诗,煮一壶月光酿的老酒,漫步在幽香的花下,世间最雅,不过如此。




《青玉案》

宋·倪翼周

薰风解尽吾民愠。

正蓬渚芳遍。

昨夜商周生伊旦。

从来仁者,仲尼称寿,

更捧金杯劝。


我有诗词三百卷。

等留取、频频献。

且看明年秋欲半。

紫薇花下,绿槐阴外,

天语颁新宴。


诗词如世间所有的生命一般,是鲜活的。


张潮曾说:


所谓美女,应以花为貌,以鸟为声,以月为神,以玉为骨,以冰雪为肤,以秋水为姿,以诗词为心。


清浅岁月,吟一首千古绝唱,拈一阙诗词悠香,岁月绵长,浮华一梦。



《和董传留别》

宋·苏轼

粗缯大布裹生涯,腹有诗书气自华。

厌伴老儒烹瓠叶,强随举子踏槐花。

囊空不办寻春马,眼乱行看择婿车。

得意犹堪夸世俗,诏黄新湿字如鸦。


粗布裹身又何妨,若有诗词藏于心,任风吹雨打,也无妨。


把余生写进诗,诗名“半生”,一半烟火,一半清欢,走过世间,了却浮生。



《客中行》

唐·李白

兰陵美酒郁金香,

玉碗盛来琥珀光。

但使主人能醉客,

不知何处是他乡。


李白嗜酒人皆知,美酒入喉,心生欢畅,定能醉人,到那时,谁还分得清自己身在何处?


三分醉,七分醒,把酒言欢,在红尘中梦一回,畅快!



《如梦令》

清·李清照

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。

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

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


易安居士也爱酒,生在书香门第,有趣的灵魂,遍地生花。


携琴而行,抱酒而歌,潇洒半世,快意人生。



《即景四首·其一》

明·杨基

长眉短眉柳叶,

深色浅色桃花。

小桥小店沽酒,

初火新烟煮茶。


品茶,品一盏纯粹,品一盏美好,品一盏慈悲,我们在茶的安静,从容不惊地老去。


有人说,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,清泉绿茶,用素雅的陶瓷茶具,同二三人共饮,得半日之闲,可抵十年的尘梦。


茶若人生,茶有浓淡,有冷暖,亦有悲欢。



《寒夜》

宋·杜耒

寒夜客来茶当酒,

竹炉汤沸火初红。

寻常一样窗前月,

才有梅花便不同。


酒是火做的水,茶是土做的水,一个热烈,一个清淡。


正如冯唐所说:


茶是一种生活,酒是一种生活。都是生活,即使相差再远,也有相通的地方。


以茶代酒敬平生,在天光乍破时携手同行,生活,不止眼前的苟且。



《雨中遣怀》

宋·陆游

病中草草度年华,睡起匆匆日易斜。

抵死愁禁千斛酒,薄情雨送一城花。

镜湖烟水摇朱舫,锦里香尘走钿车。

此梦即今都打破,不妨寂寞住天涯。


安静,美丽,怒放一季的生命,随后暗自凋零,这,便是一朵花的使命。


细碎的雏菊,娇艳的玫瑰,清丽的百合……种种,皆逃不过命运。


但,花开时,便是美好。


开一天,开一年,开一生,只要能盛放,足以。



《望江南》

宋·苏轼

春未老,风细柳斜斜。

试上超然台上望,

半壕春水一城花。

烟雨暗千家。


寒食后,酒醒却咨嗟。

休对故人思故国,

且将新火试新茶。

诗酒趁年华。


以梦为马,诗酒趁年华,生活,不止眼前的柴米油盐。


也曾鲜衣怒马,坠落红尘,余生,就让我们诗酒茶花,共度佳期,可好?



浓不胜淡,俗不如雅。


光阴弹指老,愿你我向往之处,诗酒方浓,茶花正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