蝶恋花

【宋】苏轼

花褪残红青杏小。

燕子飞时,绿水人家绕。

枝上柳绵吹又少。天涯何处无芳草。

墙里秋千墙外道。

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。

笑渐不闻声渐悄。多情却被无情恼。


暮春时节,尽管花凋零果尚小,柳絮纷飞,春色将尽。然而燕子轻飞绿水环绕,时光依旧美妙。赶路的行人从墙外的道边经过,只听见墙内有荡秋千的声音,还有一阵阵女儿家银铃般悦耳的笑声不时从里面传出。春天的景色,春天的佳人,还有春天的情思,构成一幅画面感极强的春景图。



满庭芳

【宋】秦观

山抹微云,天连衰草,画角声断谯门。

暂停征棹,聊共引离尊。

多少蓬莱旧事,空回首,烟霭纷纷。

斜阳外,寒鸦万点,流水绕孤村。

  销魂,当此际,香囊暗解,罗带轻分。

谩赢得青楼,薄幸名存。

此去何时见也,襟袖上,空惹啼痕。

伤情处,高城望断,灯火已黄昏。


山抹微云,一个“抹”字用得极为传神,一写林外之山痕,二写山间之云迹,这种笔法显示出了秦观天赋之高。远山、晚霞、衰草、斜阳、寒鸦、流水、小村,整首诗堪称是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。



南歌子

【宋】欧阳修

凤髻金泥带,龙纹玉掌梳。

走来窗下笑相扶。

爱道画眉深浅、入时无。
弄笔偎人久,描花试手初。

等闲妨了绣功夫。

笑问双鸳鸯字、怎生书。


欧阳修在年轻时,写过不少这样风格的宋词,他用非常华丽的辞藻和意境描写妙龄美人。“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”,这一句把女子的温情可爱描写的极具神韵。这与温庭筠笔下众多凄凉哀婉的女子形成了鲜明对比,是婉约派宋词中一道别样的亮丽风景。



蝶恋花

【宋】欧阳修

庭院深深深几许,杨柳堆烟,帘幕无重数。

玉勒雕鞍游冶处,楼高不见章台路。
雨横风狂三月暮,门掩黄昏,无计留春住。

泪眼问花花不语,乱红飞过秋千去。


泪眼、落花、飞红、秋千,这是一道美丽的忧伤,也是一道让人一眼难忘的忧伤。“泪眼问花花不语,乱红飞过秋千去”堪称千古名句,这简简单单的十四个字,如果细细品来,就可以品出三层意境来:泪眼问花,花亦有泪;泪眼问花,花竟无言;落花无言,飘零而去。这就是宋词的魅力。



青玉案

【宋】辛弃疾

东风夜放花千树。更吹落、星如雨。

宝马雕车香满路。

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

蛾儿雪柳黄金缕。笑语盈盈暗香去。

众里寻他千百度。

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


宋词的意境可以美到什么地步?美到如画,美到恍如梦境。辛稼轩号称“词中之龙”,他笔风硬朗大气,多描写万里疆场和刀光剑影。可辛弃疾温柔起来,居然也可以如此“婉约”。在皎洁的月华下,灯火辉煌,车水马龙,一簇簇礼花飞向夜空,跟满天星辰相映成辉,然后像星雨一样散落下来。这首《青玉案》绝对让人一眼难忘。




八声甘州

【宋】柳永

对潇潇暮雨洒江天,一番洗清秋。

渐霜风凄紧,关河冷落,残照当楼。

是处红衰翠减,苒苒物华休。

唯有长江水,无语东流。
不忍登高临远,望故乡渺邈,归思难收。

叹年来踪迹,何事苦淹留?

想佳人,妆楼颙望,误几回、天际识归舟。

争知我,倚栏杆处,正恁凝愁!


柳永的笔,太能抓住人内心最柔软的地方,他笔下的词,大多都让人一眼难忘。柳永的这首《八声甘州》意境非常优美,雨后江天一色,澄澈如洗,暮雨潇潇,洒遍霜痕。“是处红衰翠减,苒苒物华休”,秋色寒凉,花木凋零,满目的物是人非。



苏幕遮

【宋】范仲淹

碧云天,黄叶地,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。
山映斜阳天接水,芳草无情,更在斜阳外。
黯乡魂,追旅思。夜夜除非,好梦留人睡。
明月楼高休独倚,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。


自古伤春悲秋,秋天的萧瑟总是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悲凉之感。在范仲淹的笔下,苍凉的秋色也有一种别样的魅力。碧云天,黄叶地,长空湛碧、大地橙黄,气象高远。远方天际处,水天一色,千里江波之上,笼罩这一层翠色的寒烟。“寒烟翠”三个字非常抢眼,那种朦胧、清幽的美感,让人一眼难忘。下一句,景色绵延到了夕阳映照着的山峦,斜阳的余晖把天、水、山、草都联系到了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