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中,写爱情的诗词经常让人落泪,可是写友情让人落泪的却很少。


可清代就有一位词人,为了营救朋友,写下一首赠友人的词作,开头16字,成为千古名句,催人泪下。


小编今天要介绍的是清代词人顾贞观的名作《金缕曲》二首。


其中的“我亦飘零久!十年来,深恩负尽,死生师友”让人记忆犹深,每每读到这一句,心里似有无限愁苦,郁结在心。




有人说,这16个字把人的愁苦、无奈、压力描述得入木三分,其实这首词是顾贞观写给远在宁古塔的友人吴兆骞的。这首词还和纳兰性德有关。


原来,吴兆骞是江苏人士,少有才名。因为才学出众,吴兆骞和宜兴陈维崧、华亭彭师度被誉为“江左三凤凰”,而吴兆骞与顾贞观最为要好。


顺治十四年,公元1657年8月,吴兆骞参加江南乡试,中了举人。


11月,吴兆骞被仇家诬谄,牵连进江南科场舞弊案。顺治帝下令将当年考中的举人押解到京城,重新考试,复试合格者保留举人资格,不合格者治罪。


1658年4月,举人们在中南海瀛台复试,两边武士林立,吴兆骞紧张害怕之余,卷子没有完成,于是,被革除举人,家产抄没,和父母妻子被流放到宁古塔。



吴兆骞离开京师,被遣送宁古塔时,顾贞观承诺一定会营救他,许下“季子必归”的诺言。季子指吴兆骞。


可是顾贞观人微言轻,他求救于当初曾一起游唱的友人,可少有人援手。20年过去了,友人归期无望。


在京城的顾贞观,也郁郁不得志。因为才学,顾贞观被太傅明珠请到家中,给其子纳兰容若授课,从此与纳兰容若结为生死之交。


顾贞观求纳兰容若营救吴兆骞,可纳兰容若与吴兆骞并无交情,拒绝了他的请求。



这一年,顾贞观接到吴兆骞从戍边寄来的一封信时,才知吴在戍边的苦况:“塞外苦寒,四时冰雪,鸣镝呼风,哀笳带血,一身飘寄,双鬓渐星。妇复多病,一男两女,藜藿不充,回念老母,茕然在堂,迢递关河,归省无日……”。


此时顾贞观寓居在北京千佛市,大雪纷飞之时,他写下《金缕曲》词两首赠之,哀怨情深,被称为“千古绝调”。


纳兰容若读到这两首词后,泪如雨下,他说,这份友情,可以和苏武李陵的诗、山阳范式对好友张劭的情谊相论。


读罢这首词作,纳兰容若当即承诺营救吴兆骞。


后来,经过纳兰容若父子和顾贞观,还有一些好友的尽力营救,1681年,吴兆骞从塞外南归,此时,距离他离京已有23年了。


彼时吴兆骞被释归来,到明珠府上拜谢,在一间屋内白壁上,见到题字:“顾梁汾为松陵才子吴汉槎屈膝处”,方知顾贞观为他的生还竭尽了心力。(梁汾是顾贞观的号,汉槎是吴兆骞的字。)




时光荏苒,已经过去了百年,但顾贞观的这首词,却记录他一片赤诚营救友人的心路历程。


了解这背后的故事,我们再来看这两首《金缕曲》:


其一

季子平安否?

便归来,平生万事,那堪回首!

行路悠悠谁慰藉,母老家贫子幼。

记不起,从前杯酒。

魑魅搏人应见惯,总输他,覆雨翻云手,

冰与雪,周旋久。


泪痕莫滴牛衣透,

数天涯,依然骨肉,几家能够?

比似红颜多命薄,更不如今还有。

只绝塞,苦寒难受。

廿载包胥承一诺,盼乌头马角终相救。

置此札,君怀袖。


其二

我亦飘零久!

十年来,深恩负尽,死生师友。

宿昔齐名非忝窃,只看杜陵消瘦,

曾不减,夜郎僝僽,

薄命长辞知己别,问人生到此凄凉否?

千万恨,为君剖。


兄生辛未吾丁丑,

共此时,冰霜摧折,早衰蒲柳。

诗赋从今须少作,留取心魄相守。

但愿得,河清人寿!

归日急翻行戍稿,把空名料理传身后。

言不尽,观顿首。


这两首词是顾贞观写给吴兆骞的信。


两首词,第一首问候好友近况,表达自己一定会营救好友的决心。第二首则说明自己的近况,最后顾贞观嘱咐好友,少写诗赋,少伤神,好好保重身体,期待再相见。


“廿载包胥承一诺,盼乌头马角终相救”,从1657年吴兆骞被遣戍宁古塔,到作者1676年写这首词,正好二十年。顾贞观用包胥立誓要保全楚国的典故,表达自己誓要营救好友的决心。



“我亦飘零久!十年来,深恩负尽,死生师友。”一句催人泪下。这是《金缕曲》二首中流传最广的名句。


我在京城飘泊流离,自中举十年来,我辜负了你的深厚恩情,未报答你这位生死之交的师友。


全词没有华丽的语言,只有顾贞观对吴兆骞的细心叮嘱,如家常般说话,这些语言出自肺腑,令人动容。


晚清学者陈廷焯评价这首词“千秋绝调”,这种忠贞生死之谊,至情之作。所以被人传诵为“赎命词”,成为清词中的压卷之作。



随着这首词作,顾贞观和吴兆骞的友情也流传了下来,实至今日,依然让人落泪。


二十年不忘承诺,不拒艰难营救友人。顾贞观不仅留下一篇杰作,还留下这样一段可歌可泣的友情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