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远翠眉长,高处凄凉,菊花清瘦杜秋娘。

你说山的那侧是什么呢?


我攀上梨子树顶,引得梨花簌簌,问那树下的小黄猫。


它自然不理我,只是一个劲儿地卯着劲儿往树上蹿。可惜它还太小没什么力气,树干几乎笔直难以攀爬,只能喵嗷喵嗷地叫唤着,表达它的焦急与不满。我心下好笑,滑下树来抱它回去。回首还是依依不舍望一眼,远处的深黛色群山。


群山巍峨静默,仿佛没有呼吸。但我深信这是假象,风扫过树叶的沙沙声,难道不是他们在私语吗?春去秋来,黛色却是常青。年岁在阿娘眼角眉梢留下刀刻般的风霜,剥去我脸庞上的稚嫩初现棱角,却改不去它一张常年古板的铁青色脸庞。


小城处于东南丘陵地带,深黛色群山环绕,苍青色天空笼罩。天空是越洗越纯净,群山越洗越深青。我登过几次山顶,俯视脚下万千寂静松涛,蓦然有些“开蒙”意味——高处凄凉。


自山顶向下看去,小城如同一只匍匐在群山怀抱中的小兽,蜷着身子,柔顺地接受着群山给予的抚摸或是咆哮。我见过山上冲下来的泥石流,所到之处摧毁一切与生命有关的东西。幸而小城未曾遭受这般对待,人们依旧步履匆匆地行在街上,面上或多或少带点微笑。


古时女子曾经爱画远山眉,我妄自揣测,是否是将对远行人的挂念或是对神秘未知的敬畏画在眼角眉梢呢?共有十二位远古帝王封禅泰山,秦始皇亦位列其中,史书记载他“东巡郡县,封泰山,禅梁父,刻石颂秦德。颂辞称“皇帝临位,作制明法,臣下修饬。二十有六年,初并天下,罔不宾服,亲巡远方黎民,登兹泰山,周览东极”。”历代帝王通过封禅、朝拜、祭祀泰山,树立自己的至尊地位,巩固封建统治,泰山也逐渐被抬高到无比神圣的高度。在先民们看来,神秘又巍峨的山岳是有神灵守护的,具有神秘的力量。


《红楼梦》里宝玉胡言乱语一句“西方有石名黛,可代画眉之墨”,便给黛玉取了“颦颦”。如今的我窥着这黛色群山,胡乱思量起远山长眉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