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生只合尊前老,雪满长安道。

长安红瓦晧雪,浮生皭皭白头。真是想想都觉得很美。这首《虞美人》第一句“芙蓉落尽天涵水,日暮沧波起”,也很精致。



吾闻马周昔作新丰客,天荒地老无人识。

这首诗的“雄鸡一声天下白”最为有名,可是“天荒地老无人识”这种颓废的夐远苍凉真是太迷人了。

《板桥杂记》写到,一位叫张魁的公子哥年轻时十分风流,喜欢流连欢场,箫声是秦淮一绝。后来家道中落却不改奢侈习性,几乎无以为继。张魁年近七十时路过秦淮,看到曾经的舞榭歌台已变成瓦砾场,心里难过,就坐在河边破烂的板桥上吹洞箫。忽然旁边一扇矮屋的门打开,一位老妇出来看着他说,“此张魁官箫声也。”天荒地老,有人识得。当浮一大白。



契阔阻风期,荏苒成雨别。

从这里知道别离也可称作“雨别”,觉得十分动人。荏苒二字,我觉得可以当得起“羚羊挂角,无迹可求”“透彻玲珑,不可凑泊”。也就是说,有些诗句就是因为其含义不可明说只能意会才愈发玲珑宝贵,在这方面私以为无出李商隐锦瑟》之右者。

绣衣春当霄汉立。

这句话是在“春风得意马蹄疾”之后看过的最为春风得意的一句诗啦。此诗里还有一句要击节赞叹的就是“炯如一段清冰出万壑,置在迎风寒露之玉壶。”


满载十万亡魂,含恨蜿蜒登高

想想秋分子夜天地间雾气正浓的时候,只有路灯沿着城市的脊柱一路昏暗地燃烧下去,然后高楼黑影之间出现一艘巨大的船,黑白无常长身立于船首之上,面无表情地漂浮又消失……



庭院深深深几许?杨柳堆烟,帘幕无重数。

这一句最奇妙的是音韵,三个叠字一读,庭院幽深,惜春难留的惆怅,如在眼前,如在喉舌之间哽住,不能言说。


轻舟八尺,低篷三扇,占断蘋洲烟雨。

只需要一叶扁舟,便能尽享风光,耳得之而为声,目遇之而成色。下一句“镜湖元自属闲人,又何必君恩赐予”,轻狂得令人叹服。


坐感岁时歌慷慨,起看天地色凄凉。

要到一定的年纪吧,才能有这样的人生感叹,天地思索。没有雕凿痕迹而工整对仗。从书中窥见时,惊艳之情难以言表。

醉后不知天在水,满船清梦压星河。

诗人将梦境写得如此美好,有如童话般地诱人。然而,“此曲只应天上有”,梦醒时,留在心上的只是无边的怅惘。


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。

那是最为快意的年岁,饮酒作诗,知己在侧,他们有共同的政治论点,有相似的诗歌理论,他们立志赤心报国。文人所追求的最极致的乐趣,他们都在那时达成、永远。长安雨碎、曲水流觞、知己同游,那些未言心醉的况味都一一体味。



一叶舟轻,双桨鸿惊。水天清、影湛波平。鱼翻藻鉴,鹭点烟汀。过沙溪急,霜溪冷,月溪明。

重重似画,曲曲如屏。算当年、虚老严陵。君臣一梦,今古空名。但远山长,云山乱,晓山青。


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

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
面对着这一幅色彩浓丽、青春焕发、两美相辉的人面桃花图,不用说姑娘的神采美貌如在目前,就是她的情态,诗人的心事,彼此藏在心中的欢爱和兴奋,也都是可以“思而得之”的。 三、四两句写今年今日。去年今天,有同有异,有续有断。同者、续者,桃花依旧;异者断者,人面不见。这就产生了愈见其同,愈感其异,愈觉其续,愈伤其断。正是这种相互交织、相互影响的心情,越发加剧了眼前的惆怅与寂寞。


少年听雨歌楼上。红烛昏罗帐。壮年听雨客舟中。江阔云低、断雁叫西风。

而今听雨僧庐下。鬓已星星也。悲欢离合总无情。一任阶前、点滴到天明。

少年时:不识愁滋味;中年时:颠沛流离的悲凉沧桑;老年时:历尽离乱后的憔悴枯槁一生的悲欢离合谁也说不清,听那窗前的秋雨一无所动,任它滴滴答答直到天明。

春三月,此为发陈,天地俱生,万物以荣,夜卧早起,广步于庭,被发缓行,以使志生,生而勿杀,予而勿夺,赏而勿罚,此春气之应,养生之道也;连之则伤肝,夏为实,寒变,奉长者少。


夏三月,此为著秀。天地气交,万物华实,夜卧早起,无厌于日,使志勿恕,使华英成秀,使气得泄,若所爱在外,此夏气交应,养长文道也,逆文则伤心,秋为痰 ,奉收者少,冬至重病。


秋三月,此谓容平。天气以稳,地气以明,早卧早起,与鸡俱兴,使志安宁,以缓秋刑,收敛神气,使秋气平,无外其志,使肺气清,此秋气之应,养收之道也;逆之则伤肺,冬为飨泄,奉藏者少。


冬三月,此为闭藏。水冰地坼,勿扰乎阳,早卧晚起,必待日光,使志若伏若匿,若有此意,若已有得,去寒就温,无泄皮肤,使气极夺。此冬气之应,杨仓之道也;逆之则伤肾,春为萎厥,奉生者少。


细雨湿流光,芳草年年与恨长,烟锁凤楼无限事,茫茫,鸾镜鸳衾两断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