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一个人的外貌与才华相当时,就会引起无数的争议与诽谤;同样,当一个人承受了多大的诋毁时,便证明她也能经得起多大的赞美,易安居士--李清照正是如此。


这位“词国皇后”,可以吟唱出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”这样的豪迈,也能有“莫道不消魂。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”般的哀愁呢喃。


复旦大学教授陈果曾在一次演讲中说:“生活最好的境界,便是我自风情万种,与世无争。”这是一个人真正自信、真正活出自我的美好状态。


诗词君看来,李清照便是这样的女人。



雏凤清于老凤声


生于书香门第的李清照,父亲李格非师承苏轼,长于散文,母亲王氏也知书能文。耳濡目染下,她小小年纪便文采出众。


如梦令


昨夜雨疏风骤

浓睡不消残酒

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

知否,知否,

应是绿肥红瘦。


早在少年时代,才情横溢的李清照一首《如梦令》问世,瞬间就名动京城,当时的文人,无不击节称好。这个少女俨然成为京城里最为耀眼的明珠。


尽管家中良好的氛围,使得李清照不如其他少女般深居闺阁,但始终难免受到束缚。


只是少女情怀总是诗,那个少女不怀春。又有谁能阻挡少女对爱情的憧憬呢?


《点绛唇》


蹴罢秋千,

起来慵整纤纤手。

露浓花瘦,薄汗沾衣透。

见客入来,袜刬金钗溜。

和羞走,倚门回首,

却把青梅嗅。



正如欧阳修所写:月上柳梢头, 人约黄昏后。 


每一个少女都曾有一份希冀,希望可以邂逅心爱的人,月光下,花影间,无拘无束地释放自己心中的爱意。


浣溪沙


绣幕芙蓉一笑开,斜偎宝鸭亲香腮,
眼波才动被人猜。一面风情深有韵,
半笺娇恨寄幽怀,月移花影约重来。


都说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,但偏偏就有了这么一个李清照,用一阙阙让人拍案叫绝的词,征服了众人。


哪怕是清风明月,花间草木,在少女的笔下,都跃出一份诗意;也正是这份诗意,成就了一个绝世女词人的魅力与风姿。


不过,更让人动容的,却是她对爱情的勇敢追求与清醒。



一生一世一双人


世间最好的感情莫过于在适合的时间,遇上对的人。就像秦观所说的那般,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,人间无数。


于是18岁那年,易安嫁给了与她情投意合的金石学家赵明诚。


婚后,相爱的两人沉迷于钻研金石,尽管生活拮据,但是两人却甘之若饴。


同样是善于诗文的两夫妻,常常切磋诗词,却因这样,成就了一段佳话。


有年重阳,因为分隔异地,李清照便将满腔相思付与诗词,写就了一首名传千古的《醉花阴》。


《醉花阴》


薄雾浓云愁永昼

瑞脑消金兽。 

佳节又重阳, 玉枕纱橱, 

半夜凉初透。 

东篱把酒黄昏后,

有暗香盈袖。 

莫道不消魂, 帘卷西风, 

人比黄花瘦。


收到后,存了比试之心的赵明诚将夹有这首词的十几篇近作递给好友们,大家传换阅读,吟咏品味。


一众朋友读后纷纷评论说:“只有《醉花阴》是上乘之作,特别是‘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’三句更是绝妙之极。”


李清照之才,由此可见。


只是能有这样一个既能知你所好、志趣相投,又能任你做回自己的伴侣,该是多么幸运。



只是好景不常,时逢乱世。


先是父亲被排挤出朝廷,后又因为奸人构陷,公公去世,丈夫丢官。


再后来,整个民族的劫难,靖康之难来了。


那一年,金兵长驱直入中原,丈夫赵明诚赴任地方官,却遭遇城中叛乱,身为知府,赵明诚却乘夜从城楼吊下绳子,逃跑了。


因而赵明诚被罢官。五月,又复起用为湖州知府。谁知,八月即染疟疾而身亡。


自此,人世间就只剩下李清照,茕茕一人。个中孤苦,更堪与何人说?


《孤雁儿》


藤床纸帐朝眠起,

说不尽、无佳思。

沉香断续玉炉寒,

伴我情怀如水。

笛声三弄,梅心惊破,

多少春情意。


小风疏雨萧萧地,

又催下、千行泪。

吹箫人去玉楼空,

肠断与谁同倚?

一枝折得,人间天上,

没个人堪寄。


有人说,在李清照身上,看到了一个人倾尽全力活出女人之美、人生之美的样子。


是的,她生命的每一个阶段都不尽相同,然而相似的,是她对自己内心的诚实。


忠于自己的内心,爱自己所想爱,行自己所想行,言自己所欲言。


正是这份对自己诚实,才让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也让她真正做回自己,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,散发出一种酣畅淋漓的风情。


也正是这万种风情,让她无论经历多少岁月,仍是你我心中永远的“易安居士”、“词国皇后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