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

巴金说——

我偏爱西湖,它不仅美丽,而且光辉。



一年过去,我又来到西湖,还是在四月。阳台下香樟高耸,幽静的花园外苏堤斜卧在缎子一样的湖面上。


每逢清晨,我都要来回走过苏堤。站在栏杆前,我的眼光慢慢地在绿树掩映的苏堤上来回移动。


忽然起了一阵风,樟树的香气吹到我的脸上,我再看前面明净的湖水,我觉得心上的尘埃仿佛也给吹走了似的。 


全国有不少令人难忘的名胜古迹,我却偏爱西湖。


岳飞、于谦、张煌言、秋瑾,他们在这里是不灭的存在,是崇高理想和献身精神的化身。西湖是和这样的人、这样的精神结合在一起的,它不仅美丽,而且光辉。 

——巴金《西湖》节选



2


朱自清说——

扬州的夏日,好处大半在水上。傍晚回来,在暮霭朦胧中上了岸,总是偷得浮生半日闲了。



扬州的夏日,好处大半便在水上。沿河最著名的风景是小金山、法海寺、五亭桥,最远的便是平山堂了。金山你们是知道的,小金山却在水中央。在那里望水最好,看月自然也不错。


法海寺有一个塔,和北海的一样,据说是乾隆皇帝下江南,盐商们连夜督促匠人造成的。五亭桥如名字所示,是五个亭子的桥。桥是拱形,中一亭最高,两边四亭,参差相称;最宜远看,或看影子,也好。桥洞颇多,乘小船穿来穿去,另有风味。


北门外一带,叫做下街,茶馆最多,往往一面临河。船行过时,茶客与乘客可以随便招呼说话。船上人若高兴时,也可以向茶馆中要一壶茶,或一两种小笼点心,在河中喝着,吃着,谈着。扬州的小笼点心实在不错,我离开扬州,也走过七八处大大小小的地方,还没有吃过那样好的点心,这其实是值得惦记的。


傍晚回来,在暮霭朦胧中上了岸,将大褂折好搭在腕上,一手微微摇着扇子,这样进了北门或天宁门走回家中。这时候可以又念得“浮生半日闲”那一句诗了。

——朱自清《扬州的春天》节选



3


丰子恺说——

黄山,松树盘石而上,郁郁苍苍,它不肯面壁,而是一心向着阳光。



常常听人说黄山的松树有特色,这次我亲自上黄山,亲眼看到黄山松,这概念方才明确起来。


黄山的松树大都生在石上。文殊院窗前有一株松树,松根一大半长在空中,像须蔓一般摇曳着,松树照样长得郁郁苍苍,娉娉婷婷。


黄山的松树不一定要餐石髓,似乎呼吸空气,呼吸雨露和阳光也会长大的。这真是一种生命力顽强的生物啊! 


黄山松的枝条挺秀坚劲,如果这株松树长在悬崖旁边,一面靠近岩壁,一面向着空中,那么它的枝条就全部向空中生长,显然,它不肯面壁,不肯置身丘壑中,而一心倾向着阳光。 

——丰子恺《黄山松》节选



4


老舍说——

走进大兴安岭,脚踩松针,手摸古木,才证实这个悦耳的名字是那样亲切与舒服。



我总以为大兴安岭奇峰怪石,高不可攀。这回有机会看到它,脚踩在几尺厚的松针上,手摸到苍松古木,才证实这个悦耳的名字是那样亲切与舒服。


这里的岭的确很多,可是没有一条使人想起“云横秦岭”那种险句。每条岭都是那么温柔,自山脚至岭顶长满珍贵的树木,谁也不孤峰突起,盛气凌人。 


目之所及,哪里都是绿的。的确是林海,多少种绿颜色呀:深的,浅的,明的,暗的,绿得难以形容。恐怕只有画家才能描出这么多的绿颜色来呢!


及至看到林场,这种亲切之感更加深厚。我们伐木取材,也造林护苗,人与山的关系日益密切,怎能不使我们感到亲切、舒服呢?我不晓得当初为什么管它叫兴安岭,由今天看来,它的确有兴国安邦的意义。

——老舍《林海》节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