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卦采用民歌常用的起兴手法,记述家庭生活,既洋溢着一种幸福的情调,又颇富有诗意。

  幸福的家庭确是相似的:丰衣足食,凡孙满堂,而这里的幸福之家却有点不一样,那就是妻子多年不孕不育。按封建时代传统的观念,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女子最重要的职责之一便是生儿育女。不能生儿育女的妻子,要被休弃,或者纳妾以替代。卦中写到的妻子是幸运的,没有被休弃,也没有受到歧视欺侮。

  显然,这不能看成具有普遍性的现象,不幸的女子,不幸的家庭却很多很多。如今的女子已无法体验古时妇女被迫缠足、束胸、守节的苦痈,无法体验苦守闺中思春的惆怅落寞。俱往矣,时代不同了,妇女地位变化了。相妻教子,孝敬长辈,操持家务成了男人的职责,女人获得了空前的自由和解放。

  这是今天的女人的福气。倘若古人有知,一定羡慕得要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