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周代,算得上顶顶重要的事的,只有战争和祭祀,因而受到极度重视。除此之外,其它一切事,饮食男女,婚丧嫁娶,种田经商,生老病死,冬去春来等等,都在小事之列。隆重的仪式, 繁琐的规程,艺术的装点,虔诚的态度,深遂的智慧,统统都奉献给了祭扫和战争,“小事”是不配享用的。

  这一卦所记,正是梦中所见的生活琐事,并且确有梦的特点: 事与事之间没有逻辑联系,思路有很大的跳跃性,一会是婚姻,一 会是出行,一会是瘦猪,一会是厨房中的鱼,一会是臀部受伤,一会是地瓜掉下,一会是与野兽搏斗,显得稀奇古怪,纷纸杂陈。

  这些梦象本身是偶然出现的,同储存于脑中的记忆表象有关。 古人不理解这一点,以为是神秘的征兆;而后世的说《易》者,却一本正经地要从中去发掘深意,未免荒唐可笑,正如缘木求鱼,完全找错了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