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“不耕而食”这个问题,在《滕文公上》第四章里孟子就与陈相讨论过了,其中心是社会分工问题,世间万事万物都有差别问题,那么,作为君子,就要行为于肯教、能教、愿得天下英才而教之,使更多的人能够做到会继承、友爱、忠实、诚信,那也就不负于“不耕而食”了。如果不能使国家就安定富裕、尊贵显荣;国家的少年弟子也不能跟从他学,那么他的“不耕而食”肯定是要遭到众人反对的。所以君子首先要尽心、知命,完成自己的职责,行为于自己的职责,才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君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