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珐对新城君说:“夜行的人能不做好邪的事情,却不能禁止狗对自己的狂叫。所以我能够做到在秦王那里不议论您,却不能禁止别人在您这里议论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