译文

  程子教人“主静”,朱子教人,“持敬”,“静”是心不起妄动,而敬则是常保醒觉。由于心不妄动,所以能延长寿命,又由于常保觉醒,所以能日有增长,求学问的功夫在此,培育生命的方法亦在此,“敬”和“静”两者对人的益处实在太大了!学子能不在这两点上下工夫吗?

注释

  惺惺:清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