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安府颜洞共三个洞,是姓颜的典史所开辟的,最为著名。我一到云南省,时刻不曾忘游颜洞的事。于是从省城昆明往南,经过通海县,游览位于县南的秀山。上山一里半,是颧弯宫。宫前有二棵巨大的山茶,名红云殿。颧弯宫建于万历(1573-1619)初年,距离现在才六十年,但山茶树就已经是滇南第一了。又往南抵达临安府。府城南部临近沪江;沪江从西边的石屏州异龙湖流来,往东北穿出颜洞;全临安府的众多河流,也是以颜洞为泄水孔道。于是在城东接待寺找了一名导游。去颜洞的大路,应当顺着府城向南走,过沪江桥;导游从寺前与大路隔江的小路往东北行,就没能过沪江,往东观看三股溪流会合的地方。从接待寺北沿着池塘岸边往东行,池塘东部全是红莲覆盖,密密丛丛而看不见水。往东北走了十五里,过赛公桥。桥下的水从西北流来,往东南注入沪江。又走五里,上山,是金鸡哨。哨南沪江与各股水流汇合,从这里往东流入峡谷。峡谷十分狭窄,江水倾泻其中,往东流到洞口还有一里左右。远远看去,洞顶两边如刀劈开的石崖,像门一样地对峙着,洞直直从门下穿过,被重重的山冈包围挟持,无法看见。请求当地人引导我进去,都说:“水位涨,水流急,现在不是游洞的季节。如果在两个月前的枯水季节,可以不架桥就进洞了;现在即使有桥,也不能进去,更何况没有桥呢!”洞里的桥不只一座,洞中每一处水深的地方,都架有木桥。从前惯例,按察使来游颜洞,架桥要花费将近百两银子,其它费用也要花费百两银子。当地人因此苦不堪言,便乘普名胜叛乱的机会,借口颜洞东边的出口是阿迷州境,叛军曾经从这一带出没,于是来游洞的官员才绝迹了。我决心一定要去到洞口,当地人说:“必须渡过沪江,到江南岸,顺着峡谷进去,就是走所说的沪江桥大路。”我才后悔被导游耽误了,于是离开水洞,去寻找南明、万象两个陆洞。

  从金鸡哨往东下坡,又登上山顶。往东俯瞰,峡谷中的江水绕着峡谷往东流进洞,洞口就在东边的峡谷下面。我所登上的山顶,正好与洞顶两边的石崖平行相对,洞口仍然被曲折的山谷遮掩,只看见陡峭的石崖向西,汹涌的江水向东倾泻,水捣洞穴、洞吞江流的气势,已经暴露无遗了。往东北走三里,越过岭脊下山。二里,则最东面的石壁旋转着耸起,如同半圆形的城墙,下面敞开着的洞门朝北。我看其地势不同寻常,从岭上直下,一里,抵达峡谷中,又走一里半,来到东面的石壁下。稍稍往南上去,便是十分开阔的洞口,洞门上写着“云津洞”三个大字,原来是水洞的中门。游颜洞以游云津洞为奇特:从前门架桥进洞,从后门出洞,大约四五里深,在黑暗中紧靠水流而行,途中忽然辟有中门,引进日光,洞上面又有绝壁旋绕,所以自然是奇妙绝顶。我没能从前门进入水洞,却得以从重愕绝嗽之间的中门进去,而且原来只知道有万象洞、南明洞,不知道还有云津洞,游云津洞的确出乎我意料之外。于是俯视着洞而下。洞底的水从西南的洞穴流来,在洞门内盘绕着向东流,又从东南的洞穴流去。我下到水边,估量洞的大小,水面有三丈宽,洞有五六丈高,而位于东西之间正当门的透明处,洞的直径大约二十丈。但水从洞中流出流进,一直逼近朝外的洞壁,所以没有桥就不能行走。西边的出水洞,逐渐地暗下去而不能看得很远;东边水流进洞穴之处,旁边渐渐拓开,隔着水眺望,其中钟乳石柱直立,缤纷窈窕。又往上走出洞外,眺望洞口上的东南北三面,都是崖壁环绕无法上去。仍然往西从原路出来,往北上山。往东走一里,越岭,继而登上了东边的崖壁,回环上岭,从坞中往东走一里。这里南面、北面分别耸起层层山峰,石崖不时地突起,万象洞就在北面石崖上,而导游却乱说在南面崖下。直下一里,抵达南崖。一个石洞朝东,有四丈高,水从洞中涌出,两边的石崖像两只角一样耸立,在洞前对峙为峡谷,水一出洞就破峡而去,气势极其雄壮,原来是水洞的后门。又往东走二里,到老鼠村,拉住路人询问,万象洞在西北岭上,是先前所下山的地方,洞很深,顺着从高往低而下,洞底和水洞相通。我还想去到洞口,但天色已是傍晚,距离住宿的旅馆还有十里路。想颜洞这三个洞,思念了数十年,奔走万里路终于来到,却受彝人叛乱阻碍,大水隔绝,太阳催促,再加上导游误导,生平所经历的游览,这次是最多灾多难的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