戊寅年(崇祯十一年,1638)八月初七日我写了信送给广西府代理知府何别驾,向他求要《广酋府志》。这一天是他的生日,他不上大堂办公,信没有送到。我进府署大堂上观览广西府全境图,看到盘江从广西府南部边界的西部流入境内,往东北从东部边界的北面流出去,地图上没有标出地名,无法知道盘江流经哪些地界。

  初八日何别驾收到我的信后想和我见面,因为下雨没能前往。初九日我让顾仆去向何别驾告辞,何别驾没有接见顾仆;顾仆催促要《广西府志》,他传话说立即送来,但始终没送来。这一天,又是大雨不停。

  初十日何别驾说找不到印好的《广西府志》,他已经命令重新印刷了。这一天中午天晴后,才看见黄菊盛开。〔菊花只有黄色一种,花朵不大。另外还有西番菊。〕

  广西府西部的大山,高高耸列、如同屏障,直往南延伸下去,名叫草子山。西部是大麻子岭,是从大龟山延伸过来的山脉。东部陡峭狭窄,而西部层山重叠,北面有一座石山,森严可畏地罗列在中间,连接东西两部,这是发果山。发果山东面的支脉往南延伸,结聚为广西府治所在的小山;其西面和西部山横连的支脉中,有股水从洞穴涌出,水很大,这股水就是沪江的源头,流经西门大桥后成为矣邦池的水源。〔通海湖的水从洞穴中涌出,矣邦池的水也是从洞穴中涌出。然而矣邦池南面还有大山横断水流,池水就从太守塘流入山洞中,尤其显得奇特。广福寺的僧人说,矣邦池水流入山洞后是从竹园村北边的龙潭里流出去,不知道是否当真如此?恐怕龙潭水是来自锡冈北部的山坞,矣邦池水未必能够和龙潭水汇合后流出去。矣邦池俗名海子,又叫龙甸。这条沪江不是广中的沪江。沪江在南方,但这股水却也要剿窃它的名字,不知是什么原因。〕矣邦池的南面,远远的又有山脉横贯东西,这样看来,矣邦池也是一个南北走向的中洼之坑,而池水则是进出都从山洞中穿过。这是广西府境最边远的山脉。

  发果山圆得像连贯的珠子,横着排列在广西府城背后。其往东边延伸的一支叫奇鹤峰,是学宫背靠的山峰;往西边延伸的一支叫铁龙峰,是万寿寺背靠的山峰;而广西府城正位于这两座山峰中的回环处。府城的东北边,还有一座立在其间的小石峰,名叫秀山,秀山上有很多突起的石头,往前可以俯瞰湖水,向后可以饱览翠色。府城南边濒临湖水。还有三座山峰突立:东边是广福寺所在的山,叫灵龟山;中间的山峰最小,叫文笔峰,峰顶建有塔;而西边的山峰像翠屏一样横列在那里。〔就叫翠屏。〕这是广西府城附近的山峰。秀山前面有伏波将军庙,庙中后殿供奉伏波将军塑像,前殿是广西府知府张继孟的祠堂。〔张继孟是扶风县人,以进士身份来担任广西府知府。壬申年,广西府被普名胜围困,府城面临巨大的危险。张继孟奋不顾身,坚定不移地守卫府城,普名胜无法攻破,府城才得以保存。在作战之前,张继孟梦见伏波将军马援为自己指示作战方略,后来就打退叛军。二月底,张继孟亲自到息宰河招抚。当地人佩服张继孟的胆略,而叛军称他为“舍命王”。〕新寺〔就是万寿寺〕位于发果山西边的南部,寺背后的嶙峋山石,是云南其它地方所没有的。新寺向南,背靠陡峭的山峰,前方面对远远的矣邦池,也是广西府的名胜风景处。新寺前面有玉皇阁,东面是城陛庙,都在城外。

  沪源洞在府城西北四里。新寺后山往西的尽头,环形山坞的北面,其中众多的山峰杂乱分布,还连缀着小石峰,完全像花瓣分开、枝条并列,点缀出青色、翠色。往北绕、再往西转,沪源洞的水,从下洞涌出,沪源洞敞开在层叠的山崖上,有三个洞。上洞口朝东南,洞前有亭子;下洞口朝南,在上洞西边五十步的地方,两个洞都在前山的南面山崖。后洞在后山的北面山冈,洞上部像晋井一样。顺着井北坠入洞中后下去二十步,洞底形成分界的脊,一个洞往东北深下去而狭小,一个洞往东南深下去而空阔。以上是三个洞分别不同的走向。每个洞进去都很深,手持火把穿行在狭窄的洞中,洞中的地势时起时伏,钟乳石柱纷杂交错,无法穷究。

  十一日天气十分晴朗。上午从西门出城,经过城陛庙、玉皇阁前。往西走一里,绕着新寺西边的峰嘴往北走。又往北走一里,看见西边沟壑中水涨得满满的,而上洞就在沟壑的西北边了。顺着岔路走一里来到山下,踏着一级级石阶游览上洞。远远看到上洞西边有座寺庙,有两重大殿,进寺庙休息并烧水吃饭。我于是顺着寺庙往西观览水洞。返回寺中寻找火把,才知道水洞有三个,每个洞都必须点着火把才能深入。下午,勉强找到火把,但火被顾仆弄熄了,到处找火源而找不到。看到远处有一个村庄,隔在沟壑南岸,因水涨而无法去至。,于是想不出深入洞里的办法了,姑且去到后洞里,观览外层,再进入下洞底,探到它的中门。仍然从原路回去,往北进入新寺,傍晚才回到城中。

  十二日一早就去催促何别驾的《广西府志》,还是说立即就送来,我坐在寓所中等待,准备书一送到就出发;过后又是一整天都没有等到。晚上何别架对顾仆说:“《广西府志》正在装钉,等装钉成册,立即前来问候。”

  我当初认为广西府的人一定都知道盘江源头的出处,问遍当地人,始终没有熟悉的人。那些不知道的人,反而还说盘江往西流,转到弥勒州,完全颠倒了流向。那些知道一点的人,只是说出往东北流到罗平州,经过黄草坝流下去,就没有人知道流到什么地方了。偶而有人说从东南流到广南府,再从田州流出去,也只像揣摩着说,没有确凿的证据。从广西府到黄草坝,往东北走,还有四五天的路程。我想沿着盘江去黄草坝,因为在广西府停留的日子长了,去滇西的旅行不能推迟,暂且把这打算留作从滇西返回途中顺便的事。

  广西府鹦鹉最多,都出自三乡县,然而只是翠毛红嘴一个品种,没有其它颜色。

  三乡县城是甲寅年广西府萧知府修建的。

  维摩州设有流官,但流官只住在广西府城,不到州治居住。三乡县、维摩州都靠何天衙守卫,以便抵御普名胜。广福寺位于府城东边二里的地方,吉双乡位于矣邦池的东南,和广福寺相对。而弥勒州在广西府西边九十里。《一统志》却注释广福寺在弥勒州东边几十里,吉双乡隶属于弥勒州。为什么会是这样呢?难道当时广西府没有附郭县,三州分别抵到府治跟前分界,所以把吉双乡隶属于弥勒州?但是今天大麻子哨西边,为什么又有分界的遗址呢?

  十三日半夜听到雷声,到天亮时下起雨来。当初我多次想出发,却日复一日地等在这里,像等黄河水清一样遥遥无期!从省城昆明到临安府,都是往南走。从临安府到石屏州,都是往西北走。从临安府到阿迷州,都是往东北走。从阿迷州到弥勒州,都是往北走。从弥勒州到广西府,都是往东北走。

  十四日再次让顾仆去催《广西府志》,我整理好行装在寓所中等待。天气忽雨忽晴。上午得到回话,说仍要留在这里等到明天早晨。我于是带上行李从西门出城,去玉皇阁。玉皇阁很宏伟、壮丽,正殿有铜像,而两边厢房立有众神仙的塑像,塑得极有生气。正殿四周的壁画也都画得精美。随后到万寿寺,把行李放在寺的右厢房。饭后攀登寺左边的铁龙锋山梁,山上石头层层叠叠、棱角分明,完全好似龙鳞象角一样。(《广西府志》又称铁龙峰为天马峰,因为山的形状像天马。〕下山后返回万寿寺,看到右厢房北头停放着棺材,询间后才知道是我的家乡的徽州人游公的灵枢。游公的名字叫游大勋,出任广西府三府。征讨普名胜时,游公率领军队驻守在府城南的矣邦池尾,以防备敌寇的冲锋、攻打。崇祯四年(1631)四月,普名胜的军队突然乘机进攻官军,游公最后战死在阵地上。如今他的儿子住在这里,不能回故乡,所以将灵枢停放在寺中。我为游公叹息。这一天晚上,遇上李如玉、杨善居等人到寺里作道场,我多次承蒙他们招待斋饭。僧人千松也很善解人意。晚上月亮很明。

  十五日我进城探望游大勋的儿子,让顾仆去催何别驾送书。上午,从西门出城,游览城陛庙。返回万寿寺后,看到来寺中进香的男男女女接连不断。有个叫吴锡尔的人,也因为进香来到万寿寺,他和杨善居一起求借我的文章,后各自带着文章离去,约定当天晚上赶来归还。到了中午,顾仆回来说:“何别驾因为属吏装钉《广西府志》时间长、速度慢,打了他好几板,限他今天下午就装钉完,想来不会超过这个期限了。”下午,何别驾命府中的书吏送来《广西府志》以及所赠送的礼物,我写信向他道谢。这天晚上是中秋节,但傍晚时层云密布,天黑以后就大风怒吼。僧人在正殿上摆设了茶点,于是吃喝之后就睡觉了。

  十六日天可能继续下雨,却不能阻止我启程的心愿。但吴锡尔、杨善居借走的文章没有送还,我让顾仆前往索取。吃过饭后,扬善居带来一蹲酒以及下酒的油饼、烤野鸭,于是饮完酒,然后带着烤鸭、油饼就出发了。从玉皇阁背后顺着铁龙峰东麓往北走,一里,攀登北面的山而上。一里越过山坳,就到了发果山脊,《广西府志》又称发果山为九华山。原来发果山东峰往南延伸为奇鹤峰,是学宫所背靠的山峰;西峰往南延伸为铁龙峰,是万寿寺所在的山峰;回环中往南突立在城中的,是钟秀山;基实都源于一座山。顺岭上平走,又往北三里,才看见沪源洞在西面,而发果山脊则从广西府东部大山往西横穿过去,和西部山相连,成为广西府城背靠的山脉,而沪源洞的水,从山脉西边的洞穴穿出,其脊也没能成为过脉。顺着山岭往北走,又走了五里,然后逐渐下山,有哨所位于山坞南边的山冈上,这是平沙哨,是广西府城北面的军事要地。平沙哨东边是紫微山背后的山脉,仍然像屏障一样地耸列下去,没有尽头;西边则是连绵不断、蜿蜒曲折的山峰,从北边师宗州往南延伸为阿卢山,山阻挡了坞中水流,使水从沪源洞中穿过。顺着平沙哨前的山坞往北行,六里,有股溪水从北往南流,一座小石桥横跨在溪水上面,名叫矣各桥。溪水发源于东西部山脉分界的地方,从桥下流向西边后再转南流,流出山坞就往南注入山洞,出洞后就是沪源洞水流的上游。又往北走六里,有村庄在西边的山腰上,溪水流经的峡谷从东北边伸过来,路往西北边上山。一里,顺着山岭往上走,二里,就越过西部的山梁,于是俯视着西坞而行。坞中水冲刷出沟壑,有村庄在下面;山坞西面又有连绵不断的山从北往南延伸,和西部山相对峙,又形成峡谷。顺着岭上又往北走四里,才往西北下到西峡谷中,一里抵达山脚。再沿着峡谷东麓往北走十五里,又有连绵不断的山冈连接在峡谷东西之间,有数家人背靠山冈居住,这是中火铺,有公馆设在这里。〔按照《广西府志》记载,师宗州南边四十里处设有额勒哨,应当就是这里了。〕吃过饭,仍然顺着峡谷往北走。峡谷中有四五座石峰,各自分开耸立、气势高峻。峡谷西边似乎有条溪流往北淌走,道路顺着峡谷东边走,东、西两边的山又互相对峙着往北走向。坞中全是野草、地势低湿,一直到师宗州,空旷得片瓦无存。听说过去坞中也有村落,自从普名胜等人出没此地,骚挠百姓,百姓都逃离了,山坞于是成了荒无人烟的通道。广西府的李翁曾对我说:“师宗州以南四十里,空无一人,都是因为普名胜叛乱,百姓不能安居乐业。龟山督府内现在也有普名胜的军队出没,路南州的路也受阻不通。师宗州城以外,恐怕都是危险的境地。〔龟山是秦土官的山寨。这座山最高,是弥勒州东西部山分支的地方。龟山西面则北连陆凉州,西连路南州,有去两州的小路。龟山从前设有督捕城,现今逐渐失掉作用。秦土官被昂土官杀死,昂土官又被普名胜俘掳。现在普名胜的军队不时地出没这一带,人们不敢从龟山走,去路南州、微江府的人,反而往南绕道弥勒州,再往北朝革泥关走。大概除了广西府城以外,都被普名胜慑服了。即便是府城以北的各村庄,只要百姓稍有温饱,普名胜就坐地摊派钱财,如果敢违抗,全家立即被掳掠而去。所以百姓宁愿流离四方,也不敢对官府诉说一个字,因为官府不能保护百姓的生命安全,而普名胜的生杀予夺立即能够实施。〕往北走二十里,穿过山坞往西走,在坞中过一座桥,有条小河从南往北流,渡过小河,转向西北走。夜色已经降临,顾仆走在后面,我跟随一位老人、一个孩子走在前面,在昏暗中跌跌撞撞地行进。我高声呼叫顾仆,老人立即摇手禁止,是因为怕土匪听见喊声出来抢劫。顺着坡攀登了十里山坳,有一座尖峰耸立在山坳当中,从尖峰侧面穿过,仍然朝西北走。这段路十分泥泞,水流交错,几乎辨不清路在哪里。后面不知道顾仆走向什么地方,朝前不知道师宗州在哪里,莽撞地跟着老人走,而老人竟然不了解师宗州的远近。〔老人开初说到不了师宗州城,顺路有村庄能够住宿。我不相信。到这时既找不到村庄,并且看不到师宗州,我又询问老人。老人说:“我从前走过这段路,已经十四年了。从前路上到处有村庄,想不到现在竟然沧海桑田,无法辨认!',〕过了一段时间,渐渐听到隐隐约约的狗叫声,真像空谷之音那样难得,知道距离有人烟的地方不远了。过了尖山,一共走五里,往下越过一条小溪,上坡,终于到了师宗州城。抵达城东门,城门已经关闭,但城外没有人家。顺着城墙走到城东北角,有几家人住在茅草屋里,都早已熟睡。老人便和孩子离去。我停下来寻找住处,没有哪一家开门。我心中惶惶不安,挂念顾仆背负着行李,山路荒凉,空无一人,再加上泥泞、天黑,不知道他怎么走?而且不知道他从哪里走?过了很久,看见黑暗中过来一个人影,我急忙呼叫并得到回答,这种喜悦,可想而知!不久看见前面有灯光,赶忙过去敲门求宿。这家人开始坚决推辞,我等了很久,才开门让我们进去。烧水煮杨君赠送的粉糕吃,像怡糖般地甘甜。洗脚后垫着草就睡了,半夜又听到雨声。〔房主人对我说:“今天早上有人从广西府过来,说平沙哨有沙人拦路抢劫。您是怎么走过来的?”我说:“没有遇到沙人。”主人说:“可见您有福气啊。当地人和沙人认识,还被索要钱财后才放行,您却没遇到,难道是偶然吗!就是在离这里五里的尖山下面,也时不时地有土匪出没,当地人天还不黑就不敢走了,您黑夜通过是何等地幸运啊!”〕

  师宗州位于两山之间的峡谷里,东北和西南都有山夹绕。州城所在的山坞纵横开阔,不整齐,也不大。河水从东南边绕到州城北边,然后往西边流去,也不大。城墙虽然是砖墙却很低。城外民房稀少,全是草房而看不见一片瓦。这一地区哨所的守军,也都属于何天衙管辖。

  州城西边有通玄洞,距离城二里,还有透石灵泉,都来不及游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