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盘和北盘两江,我在广西省时已经看到它们的下游了,两条江都发源于云南省东部境内。我从贵州省亦资孔骤经过时,就穷究它们的源流。从亦资孔奔往西走十里,经过火烧铺。又往西南走五里,抵达小洞岭。小洞岭北面二十里处有座黑山,高大陡峭,为群山之冠,小洞岭是黑山向南延伸的山梁。小洞岭东部的河水就往东流,流过火烧铺、亦资孔骚,就向西北流入黑山东部的峡谷,再往北流出去和北盘江汇合;小洞岭西部的河水从峡谷中由北往南流,流经明月所西边的山坞,往东南流出亦佐县,往南流入南盘江。小洞岭一山,就是南盘江和北盘江的分水岭。《一统志》认为,南盘江、北盘江都发源于沾益州东南二百里处,往北流的是北盘江源头,往南流的是南盘江源头,都是指这黑山南部小洞岭的两条河流,一条从东面流出火烧铺,一条从西面流出明月所。我后来往西来到交水城东面,其中有一片平坦、开阔的巨大山坞,北起沾益州炎方释,往南延伸到交水,穿过曲靖府,整座山坞纵贯南北,不下一百里,坞中都是平整的田地,三条水在坞中纵横流淌,水流积聚的地方形成湖泊。有船往南通到越州,越州位于曲靖府东南四十里处。乘船航行到越州,河水往西南流入礁石遍布的峡谷中,峡谷极其陡峭、船无法上下,于是下船上岸。走十五里,又乘船往南到陆凉州。越州东部有一条河,又从白石崖的龙潭流来,和交水海子一起流出礁石遍布的峡谷,这是滇东第一大的河流,可以说是南盘江的上游。我在交水歇脚,听说曲靖府东南有石堡温泉的名胜,于是从交水海子西面往南走。南下二十里,一条溪水从西北流来,转向东南流去,流入交水海子,有座桥横跨在溪水上,这水名白石江;其水流涓细,只有几丈宽,却特别著名,因为西平侯沐英首先在这里打败达里麻的军队,于是才率兵进入滇池地区。考证史书记载,达里麻率领十万军队前来抵御,和明朝军队隔江分别布阵,那一天有大雾,休英分兵从白石江上游悄悄渡江,绕到达里麻阵地背后,于是攻破敌军。而现在看到的白石江是如线一样细的山间溪流,哪里有天险可以凭借;而且白石江上流是戈家冲,江水源头短、流量小,环绕的地带不过在几里以内。沐公的曲靖作战捷报,却夸大其词为冒着浓雾横渡白石江,从上游出奇兵夹攻敌军,建立了不同寻常的功勋。殊不知白石江却和小水塘没有什么区别。过桥往南走六里,到曲靖府。从府城南门出去,往东南走二十五里,看到交水海子一片汪洋,水位高涨溢出,到这里后被东西两边的山束缚,往南流下低伏的峡谷中。有座桥横架在交溪上,叫上桥。桥西边敞开一座朝东走向山坞,于是过上桥,往西转进坞中,走半里到温泉。温泉可以沐浴,泡珠不时地从池底冒出,北池中沸腾的泡珠特别多,和六角亭相对,亭名喷玉。往东越过坡走半里,来到桥头村。从桥头村往西在田间行走,忽然有一座石峰高高耸立在空中,四面丛林茂密,楼台亭柱从峰上露出,这就是石崖堡,和北边的温泉隔着一道山坞。直直地在平整的田间走了一里左右,抵达石崖堡东麓,从南面攀登台阶,登上凌空的绝顶。于是交水海子东部的山往南延伸,环绕于前方;西部的山从北边延伸下来,中途耸起这石崖堡,又往西耸立,然后向南延伸为水口山。交溪往南流过上桥,前方被东部山往南环绕所阻扼,才流向西南汇聚为湖泊,正好位于石崖堡南面;其东北边白石崖的龙潭水,与东南边亦佐县的河流,汇入交溪往下流往越州,然后往西南穿过峡谷流去。而石崖堡正正地高耸在群山之中,各条水流又汇合起来环绕着它流,山崖陡峭,松林古朴,倍显幽静美好。从北面下山,往西走一里到石堡村。回头眺望石崖堡,西北两面嵌在空中显得出奇的峭丽,步步舍不得离去。顺着石堡村南面下坡,往东走半里,经过一座石桥。桥下往南流的河流就是交溪,交溪从这里转向东南流。又往东走了一里半,来到东边山麓。往东北上山,是在石片中行走,山上泥土倾塌,峡谷深坠,土崩石嵌交错,裸露的石块争相冒出,如同裂开的花瓣,从这些石块中歪斜、曲折地找路走飞石块的质地也有很多奇异的变化,颜色纯黑的如同染过墨一样,片片都是这奇异山峰的绝妙作品。从石中往上走了一里,来到岭坳,往下看到西坞中往南流的江水,往下坠入岭南的峡谷里,是交溪从桥头往南流,横穿这座山南麓而往东流去。我已经亲眼看到南盘江的撅头,听说南盘江西支源头更远,一直往西南上溯到石屏州。我顺着水流考察西支源头。这一支流发源于石屏州西部四十里处的关口,流入宝秀山巨塘,又往东南流下石屏州,汇聚为异龙湖。异龙湖有九道湾、三座小岛,周长一百五十里。最西北边的靠近石屏城的岛叫大水城,其最高处有海潮寺;略偏东的岛叫小水城。船从大水城南边经过,有上百亩的菱角、荷花,硕大的花朵交织出色彩艳丽的湖边,在湖中种植莲藕,以这里规模最大。异龙湖水又往东从临安府南面流过,被称为沪江,穿过颜洞流出,又往东流到阿迷州,转东北流入盘江。这盘江就是交水海子,再往南流经越州、陆凉州、路南州、宁州,流到宁州东面六十里处的婆兮甸,与抚仙湖水汇合;又往南流到播箕街河甸,与曲江水汇合;又往东流到阿迷州稍东的地方,与沪江水汇合。盘江和沪江汇合之后称为南盘江,于是往东北流向广西府东山之外。

  我当时寻访过很多广西府的当地人,最终没有谁知道南盘江的流向。我于是往北走,经过师宗州,又往东北走到距离罗平州十五里处,抵达一处叫兴哆锣的山坞。其坞西靠白蜡山,东面看得到罗庄山,南面延伸得很远,而险峻的罗庄山高高耸立在东部,石峰全都分开突立,成行地竞相奋起,又显出广西省山脉的风貌。大概这类丛林般矗立的奇异山峰,西南从这里开始出现,往东北一直到道州为止,气势磅礴地遍布几千里,是西南地区特有的胜景,而这里又是西南这一奇观中第一的景致。不久来到罗平州,向当地人询问南盘江弯曲流向的情况,才知道南盘江从广西府流入师宗州境内,就从罗平州东南边流出罗庄山外,流到巴旦彝寨,和江底河汇合;巴旦彝寨距离罗平州东南二百里,南盘江东岸是广南府境。南盘江又往东北流经巴泽、河格、巴吉、兴隆、那贡,流到霸楼,被称为霸楼江;〔巴泽等六个地名所在地,都是广西省安隆长官司的属地。如今安隆长官司没有土官,这些地方都被广南府、泅城州占有。〕从霸楼流入泅城州的八蜡、者香,从这里被称为右江。再往下流,又有广南府富州的水流,从者格流经泅城州的葛间,历里后与右江汇合,然后流下田州。

  后来我到云南省城,经过杨林所时,看见杨林所北面有一个特别巨大的湖泊,古代称为嘉利泽,北边形成大溪,流出河口。大溪北面有十分陡峭的山,名尧林山。又往东北流十里,穿过峡谷,流经果子园,往北流到寻甸府,与府城西北边的水流汇合,汇聚为南海子。又往东北流,与马龙州水在府城东面二十里处的七星桥汇合,为阿交合溪。我顺着阿交合溪的流向考查,知道它流下沾益州为可渡河,就是北盘江的上游。根据这些考查,则南盘江和北盘江,只是名称相同而已,它们的源头不是同一座山流出的水。北盘江从可渡河段往东流,才与从南边流来的亦资孔释、火烧铺的河流汇合,那么火烧铺不是北盘江的发源地。南盘江从交水发源,往南流过越州,才与明月所的河流汇合,那么明月所不是南盘江的发源地。而《一统志》记载北盘江漏掉杨林所,记载南盘江放弃交水,而选择东南分支作为它们的发源地。那么南盘江、北盘江发源于一座山的错误记载,是应当订正的第一处。

  又因为南盘江流到八蜡、者香时,有一条河从东北流来与南盘江汇合,当地人把这条河当作北盘江,于是说南盘江与北盘江都流到田州。其实北盘江流过安南,就已经往东南流下都泥,顺着泅城州东北部,流经那地、永顺,从罗木渡流出,流下迁江。那么这一条从东北流来汇入南盘江的河流,自然是泅城州西北山著中流出来的。认为南盘江、北盘江在普安州、泅城州汇合的错误说法,是应当订正的第二处。

  至于《一统志》记载最错误的地方,是认为南盘江、北盘江二条河各自分别流淌千里,在合江镇汇合。大概是南宁府西部左江、右江合流的地方叫合江镇,因此《一统志》便直接把太平府的左江当作南盘江,田州的右江反而被当作北盘江了。现在我根据亲自考查的经历进行综合校订,南盘江从沾益州炎方释往南流,流经交水、曲靖府,再往南流过桥头,顺着越州、陆凉州、路南州往南流,流到阿迷州境北部,与曲江、庐江汇合,于是转向东流,逐渐流往北与弥勒州的巴甸江汇合,为额罗江。又往东北流经大柏坞刁、柏坞,又往北流过广西府东面八十里处的永安渡,又往东北流经师宗州东面七十里处的黑如渡,又往东北流过罗平州东南面的巴旦彝寨,与江底河汇合,流经巴泽、巴吉,与黄草坝的河流汇合,往东南流到霸楼,与者坪的河流汇合,然后才流到旧安隆,从白隘流出,为右江。北盘江经过杨林所嘉利泽,往北流出嵩明州果子园,往东北流经热水塘,与马龙州中和山的河水汇合,流到寻甸府城东部,往北流入彝族居住的地区为车洪江。流到可渡桥,转向东南流,流经普安州北境,与三板桥的各条水流汇合,往南流到安南卫东边的铁桥,又往东南流、与平州的各条水汇合,流入洒城州东北境,又往东流向那地州、永顺司,流经罗木渡,又从迁江、来宾流出,为都泥江,往东流入武宣的柳江。因此,南盘江从南宁府流出去,北盘江从象州流出去,两江互相距离不下千里;而南宁府的合江镇,是南盘江与交趾丽江汇合,并非是北盘江与南盘江汇合。而南盘江、北盘江相互汇合的地方,一直要到得州府黔江、郁江合流时才汇合,但是在得州府汇合的南盘江、北盘江已经分别变名为郁江、黔江了。那么认为南盘江、北盘江就是南宁府的左江、右江的错误记载,是应当订正的第三处。

  至于田州的右江源流,明明属于南盘江,而志书又认为右江发源于富州,这是舍弃主要的源流而选择分支的细流记载,如同记载南盘江发源于明月所、记载北盘江发源于火烧铺是一样的。这种不分辨开头末尾、巨大细微,蛮横执笔的记载,全都是错误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