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辩家需要对时局有深刻把握、透彻理解和准确的预测,只有脑子里装有天下大势,超越了常人看问题的一般见识,雄辩中方能高瞻远瞩、纵横捭阖。此名说客已经觉察到了秦国的巨大的战略图谋,秦国妄图通过魏国消灭韩国,再最终消灭六国。真可谓“智者见于未萌”而“愚者暗于成事”。缺乏战略远见的韩王确实只有灭亡的一条命运。六国悲剧,从某种意义上说,都是由于统治者鼠目寸光的短浅见识酿成的。

  融远见于游说当中,自觉而娴熟地运用,可使得游说者以恢宏的气势纵横天下、谈古论今。他们的辩辞自然体现出一种真理在握、把握历史的风格,在听者心里会激发一种雄壮的美感,从而在情绪上征服听者,使听者不知不觉地进入论辩者预先设定的思维套路中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