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干越人通过马跑千里与缰绳拉得太长的关系的言说,指出如果不重用自己,秦国就不会有大的发展。他充分运用了类比的方法,避免了直接自荐的卤莽和直白,曲折形象地说出了自己的心中所想,完全达到了预期的效果。